首页 > 娱乐 > 娱乐八卦 > 正文

日运动员入中国籍:那我国能否归化高水平球员呢?

时间: 2018-10-17 13:00:12浏览:

日本足球运动员宣布加入中国籍:心有所属中日网友同庆贺

据日本《日刊体育》14日报道,现效力于中国香港队的日本足球运动员中村祐人13日在社交媒体脸书上晒出本人香港护照,宣布加入中国籍,并用中日英三语表达了对中国香港的喜爱与归化入籍的喜悦之情。

“终于,我是香港人!!”中村祐人在脸书上十分激动地宣布了这件事。

他还说:“我很骄傲能够为香港代表队出战,我太爱香港了!!”“为了香港的足球向更高一步发展,我要全力去战斗!十分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球迷们,我感到十分幸福。”

他还宣布,自己将作为香港足球代表队的一员,参加于10月16日举行的对阵印度尼西亚队的友谊赛。

1987年生于日本千叶县的中村祐人从5岁开始踢足球,其父亲为日本职业足球甲级联赛浦和红钻俱乐部的球队经理。中村祐人2009年加入香港足球队,此后一直在香港队效力,2018年转会至香港足球甲级联赛名门球会杰志。

在他宣布加入中国籍后,中日网友纷纷在这条脸书下对他表示了祝贺,希望中村祐人可以继续他的追梦之旅。

网友@Zhang Peter:欢迎成为中国香港人!加油,我们支持你!

网友@Moe Yoichizono:恭喜~追梦祐人超级帅!为你加油!!

还有一位60岁的女性网友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说:“为自己所选的国籍自豪地出战简直太帅了,恭喜取得中国国籍。”

  那我国能否"归化"高水平球员呢?入中国国籍太难

  什么是归化?

归化是指某个人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行为。各体育单项协会对归化选手的参赛资格有不同要求,有的要求有国籍即可,有的则追加条款,需归化选手在所在国或地区居住满3年或5年。

  归化利弊观

好处:可迅速提高归化目标国在相应项目的竞技水平,能让一名无缘跻身国际大赛的选手成就理想,能让一支平庸的队伍实力迅速大增。与此同时,归化选手可以一定程度上促进其所在项目的整体水平,使其风格更加多样化,这在集体项目中尤其明显。

坏处:归化选手的加入,让原本就竞争激烈的亚运会变得更加激烈和“不公平”。另外,归化选手的出现极有可能淡化青少年的培养。归化选手一来,成绩迅速提高,一叶障目,在成王败寇的体育圈,很有可能就把青少年培训更加淡化。

卡塔尔从尼日利亚归化而来的奥古诺德以破纪录的成绩连夺含金量十足的男子100米和200米金牌时,归化选手已成为本届亚运会无法忽视的群体。据仁川亚运会官方统计,本届亚运会共有46名运动员属于归化身份,是历届亚运会归化运动员最多的一次。这些归化选手涉及田径、篮球、乒乓球、排球等项目,本届比赛他们在田径赛场表现尤其突出,西亚石油富国从非洲归化而来的选手在多个径赛项目刮起了“黑色旋风”。

  东道主出新规严控归化

  本届数量仍创新高

归化运动员引起注意始于2006年多哈亚运会,当时东道主卡塔尔男篮12人中有11人都是归化球员,并一举打入决赛。此后卡塔尔以“人才引进”为名大规模招募“雇佣军”,到了2010年广州亚运会一些石油富国如巴林、阿联酋等也开始效仿“金元换金牌”,派出归化运动员。

本届仁川亚运会,东道主韩国方面有意控制归化选手数量,仁川亚组委针对归化选手出台了相关政策,不仅要求其要有代表团“国籍”,还要在该国或地区居住3年以上,否则不能参赛。此前亚运会并无这一政策,这是仁川亚组委和亚奥理事会共同商议的结果。阿联酋3名归化柔道选手抵达韩国后因为不符合相关政策被取消了比赛资格,阿联酋柔道队因此受到株连无法参赛。而菲律宾希望他们从美国归化的NBA球员布莱切能出场,因为这符合国际篮联拥有参赛国国籍便可出战的政策,但仁川亚组委并不理会,调查布莱切在菲律宾未住满3年,取消了他的注册资格。

亚奥理事会发言人表示:“仁川亚运会的规则通过了亚奥理事会,应该按规则执行。”然而,即便东道主有意遏制归化选手,仁川亚运会官方统计,本届比赛仍有46名参赛选手属于归化身份,涉及田径、篮球、乒乓球、排球等项目,这也是历届亚运会归化选手最多的一届。

  田径赛场刮起“黑色旋风”

  巴林田径选手大都来自非洲

篮球赛场一度被视为归化选手的集中地,但这次东道主韩国有望在篮球项目争金,严打归化,篮球赛场归化选手的作用并不那么突出,反倒是历届亚运会中日两国选手统治的田径赛场,“雇佣军”大抢风头,不少人戏言:“亚运会的田径赛场已经变成了‘亚非运动会’。”

巴林是西亚引进非洲选手最早、最多的国家代表团。这次巴林代表团一共派出了28人参加田径比赛,其中18人出生地是非洲的肯尼亚、埃塞俄比亚、摩洛哥等国,他们基本统治了中长跑项目。巴林的近邻卡塔尔从非洲归化的选手在成绩方面更加突出,成为破纪录的代表,从尼日利亚归化的奥古诺德连夺男子100米和200米金牌,100米打破了亚洲纪录,9秒93的成绩能排进今年世界前5,200米奥古诺德再现黑色闪电,以20秒14打破了尘封16年的赛会纪录。卡塔尔从摩洛哥归化的选手穆罕默德在男子5000米决赛中将赛会纪录大幅提高了12秒。

仁川亚运会官方成绩信息显示,在亚运会田径项目前两天的7个径赛项目中,出生非洲的选手拿走了其中的5枚金牌。这让观摩了多届亚运会的总局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微博 博客)都忍不住感叹,这样的场景真是前所未见。“雇佣军”在田径赛场刮起的“黑色旋风”已让亚洲田径传统强国毫无优势可言,曾在2007年以9秒99成为亚洲第一个破10秒的归化选手弗朗西斯就说:“短跑取决于基因,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亚洲出生的选手提高成绩那么不容易。”

  想摆脱贫困转变待遇

  被归化选手多是非洲裔

卡塔尔、巴林等石油富国一般都在非洲寻找归化选手,这些出生在非洲的选手也乐意转换国籍,因为他们来到亚洲能获得想象不到的美好生活。“在尼日利亚没有人支持我练短跑,也没有赞助。但到卡塔尔之后一切都变了,这里有不错的体育设施和训练条件,我所需要的一切他们都支持我。”百米飞人奥古诺德2009年入籍成为卡塔尔公民,他承认获得亚运会金牌后,卡塔尔代表团将有一个盛大的庆祝仪式,自己也能得到丰厚的奖金,不过具体数字他并未透露。按照2006年多哈亚运会卡塔尔一枚金牌7万美金的奖励标准,8年后的亚运会标准只会更高。

奥古诺德成为卡塔尔公民已经5年了,每年他在卡塔尔居住5-6个月,休假的时间他会回到尼日利亚看望自己的家人,这次亚运会后他就要回去看他的女儿。比奥古诺德早两年归化的弗朗西斯目前已经很适应在卡塔尔的生活,他说:“我感觉自己完全是亚洲人了,没有不同的地方。”

花费重金归化球员,提升弱势项目的实力,在卡塔尔等石油富国看来并无不妥。卡塔尔奥组委秘书长阿勒萨尼亲王在接受卡塔尔媒体《Doha Stadium Plus》采访时就表示:“这是个全球化的现象,并非只发生在卡塔尔。我也不认为这会给卡塔尔后备体育选手的发展带来影响,如果你有天赋总会找到登顶的道路。最好的例子就是卡塔尔飞碟选手阿提亚,他是卡塔尔奥运史上第三位获得奖牌的选手,而他也是出色的沙漠赛车手。”

  归化离中国有多远

正在进行的仁川亚运会上,归化运动员频频抢镜。提起归化,这不禁又让国人想起我们的一些弱势项目,特别是男足。既然自己一时半会儿提高不了,为何我们不归化几个高水平球员刺激一下?在足球项目上,归化球员在国际上也不乏先例。但仔细研究别人家的归化,对比我们自己家的规矩和条件,就发现归化离我们其实还挺远。

首先,很多国家普遍承认“双国籍”,这意味着归化球员可以不必放弃自己原来的国籍而选择国家队。而我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这意味着归化球员不能保留原来的国籍。因此,需要提供有吸引力的政策,让国外运动员放弃原有国籍,才能归化成功。更何况,加入中国国籍难度之大,超出想象。其次,被归化运动员和归化国往往有着天然的语言、文化和地理纽带。比如法国的规划球员多来自于北非的阿尔及利亚、突尼斯;而日本和巴西,更是有超过百年的移民定居做纽带。在以上两个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中国足球其实也曾作过尝试。大连实德(微博)当初引进了一批喀麦隆的苗子,希望在中国培养几年后归化入队。但最后的结果是,在中国经过几年终究还是练废了,不少人沦落到香港联赛,籍籍无名。

归根结底,归化球员的本质与在各行各业跨国引进人才并无二致,都是全球化大潮中的人才跨国流动。人才的流动是归化国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向心力所致。只是由于体育的特殊性,世界各单项组织对运动员的归化均有较为严苛的条件。因此,体育人才的流动并不如其他行业频繁。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这种人才向心力会越来越强。而彼时,恐怕归化就成为我们的“买方市场”。据新华社

  同步播报

  日本手球选手

  性骚扰被揭发

韩国《亚洲经济》日前披露,9月26日在仁川,在为亚运观光客和外国选手设置的提供美容服务的展位处,日本手球运动员宫崎大辅对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进行了性骚扰,受害人金某透露,宫崎大辅当时发出呻吟声,还用手抚摸金某大腿内侧。这一消息已得到仁川亚组委的确认,亚组委已向警方报了案,但宫崎大辅已在事发后第二天回国。

又讯 昨日中国女篮和女排在亚运会决赛中均负于韩国队,中国三大球在仁川亚运会全部与金牌无缘,中国代表团自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以来每届在三大球收获至少两金的辉煌终结。

    关键词阅读